【第十二回】寒食⼀帖藏諸鋒,⼼翱蒼穹躍龍鳳

若達⽂⻄是近代⻄⽅⽂化最風雲的⼈物,我想,東⽅⽂化當中肯定就非東坡居⼠莫屬了。蘇軾從早期直⾔敢說,到烏臺詩案,最後貶黃州號「東坡」,我們可以看到⼀個偉⼤的⽂⼈從青澀到熟成的過程,卻不改其志,永存其「天真」的本質。我想,我們每個⼈從⼩內⼼都有⼀塊不可被侵犯的樂⼟,隨著社會經驗的衝擊,有多少⼈是隨波逐流?⼜有多少⼈可以永保初⼼?

陳師道說:「蘇詩始學劉禹錫,故多怨刺,學不可不慎也」,可⾒蘇軾早期⽂章多偏較犀利的時勢⾒解,但我們去看這⾸〈寒食帖〉,可⾒東坡先⽣筆鋒藏⽽不露,這是⼀件極成熟的作品。早期我初⾒此帖,說真的,還感覺不到有什麼特別之處,甚⾄覺得這字還真糟呢!但每次再回味此作,總讓我有⼀種安定的感覺,很適合⼀看再看。以東坡先⽣那樣傲氣凜然的個性,會有這樣的作品,我想此時他已進入了不在意美與不美的⾒地,也難怪黃⼭⾕的題跋最後加⼀句:「東坡或⾒此書,應笑我與無佛處稱尊也。」

⽣命的⾯向往往不能⽤單⼀的⾓度去看,東坡先⽣早在⼗九歲就被歐陽修推薦⾯聖⼤談治國⼤論,也深受皇帝喜愛,照理講應該是仕途⼀片光明,不過當⼀個⼈的願⼒夠⼤,⽣命似乎不⽢於如此平凡,不隨坡逐流的東坡先⽣看似官越做越⼩,越貶越遠, 不過也因為如此,他應該是北宋年間遊覽過最多地⽅的官,長期的焠煉下來,天真的蘇東坡,成熟了他那獨特的品味,所以黃庭堅稱他「真神仙中⼈」。正是「蘇黃米 蔡」,北宋第⼀⼈也。

回想⾃⼰的創作⽣涯,早期也曾是雄⼼壯志,期許⾃⼰未來在藝術圈內有⼀番偉⼤的作為,為了找尋⾃⼰的定位,那種為了找定位⽽定位,這樣⼤⼒地展現,似乎很難呈現出⾃⼰本來的樣貌。有幸⽣命中多位良師益友的⽀持與提點,我開始回歸初⼼,當不再忙於對外,也讓作品筆畫的勾勒、釉彩的描繪更臻於灑脫與⾃在,當超脫了美與不美的⼆元對立⼼態,或許單純的存在才是萬物的實相吧。

邀請您加入㚕磬摯友
訂閱我們的優質頻道,獲得最佳的藝術觀點。

分享:

Facebook
Linked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