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十一回】簡約廣納百川匯,⼀盌乾坤天地窺

我個⼈很喜歡中華⽂化的「減法」哲學,利⽤精準之刪刪剪剪⽽達到「空」。⾃古以來,書法、古琴以及繪畫的留⽩,皆利⽤減法的智慧來勾勒無限之想像。《道德經》說:「道⽣⼀,⼀⽣⼆,⼆⽣三,三⽣萬物」,描寫了萬物的起源次第,我總認為, 藝術創作恰似⼀個「回歸」的過程,創作者將萬物內化成無贅飾的作品,不斷洗滌與醞釀,⽤最簡單的⽅式,創化最無限的可能,⽤現代的語⾔來說就是「簡約」。

在⾃⼰創作⽅向當中,茶盌(碗的別字)是我極愛的類別之⼀。在⼀整天的⽣活,我總是會花⼀點時間與茶盌對話,對我⽽⾔,⼀只茶盌已經跳脫「茶道」的範疇。當創作只剩下⼀個圈⾜、線條與釉⾊,或許⼀切都變得無雜念與純粹了,就好像的《詩經.黍離》,全詩三章,每⼀章雖只替換了幾個字,卻⼀唱三歎,精準地抒發了無限的沉痛悲愴。這真是⽂字創作中的最⾼境界。

陶碗,是我們⽣活中很重要的器具。⽣活中有種種的器⽫,陶碗與我們親近程度,或許您並沒有察覺,您可能每天都⽤不同材質的隨⾏杯喝咖啡,⾄於碗,除非特殊情況, 怎麼樣也不會換成別的材質。若有⼀天回家,家中的飯碗竟然全換成「不鏽鋼」的, 您⼀定吃不下去,這⼀餐肯定是食之無味。因為如此親近,我想這也是我愛茶盌的原因之⼀吧。

我的茶盌,創作時只需專注在線條的收放與釉⾊的呼應,因為不是走精雕細琢的路線, 線條勾勒幾乎就是⼀氣呵成,所以我很注重平時的靜⼼。每當製作茶盌時,似乎都覺得⾃我漸漸消失,好像回到了萬物初始之本源,那是種寬廣無礙的開展,所以我常說:「茶盌是我創作的道」。

⼀盌納百川,是我對茶盌的⼼靈寫照,⼀只茶盌,可以盛著茶與您共享,也可盛著無限的空,與您遨遊⼤千世界。創作的簡約,除了造型的樸拙之外,還有⼀條更根本的道路,或許是純真的內⼼吧,您覺得呢?

〈黍離〉:「知我者謂我⼼憂,不知我者謂我何求」,這常常是創作者與欣賞者中間的代溝,現在,只要願意敞開⼼,放下世俗種種的概念與想法,或許當兩⽅都沒有雜念的時候,創作的療癒⼒已連接了你我。天地之美盡收眼底啊!

邀請您加入㚕磬摯友
訂閱我們的優質頻道,獲得最佳的藝術觀點。

分享:

Facebook
LinkedIn